房东春辉

更新时间:2020-10-15 04:26:03

早上临时被通知不用上班,妈的,难得今天准时出门,结果也只好先在街上闲晃闲晃,这个时间小姐们都在睡觉,有钱还沒处可以花。只能回家看看有沒有什么电视节目可以打发时间。

开了门回到家,只看到少霞在厨房忙着,少霞妹妹看到我也很惊讶的问:「春辉兄,你怎么回来了,今天不用上班吗?」

我往沙发一坐,手拿遥控器打开电视,随口回答:「唉,临时被通知不用上工;少霞呀,现在屋里只剩你一个吗?我老婆上哪去了? 」

少霞妹妹就说:「我也是刚起床,看见房东太太刚好要出门,她说社区福委会有事要忙;春辉兄,我现在正要泡咖啡,也帮你泡一杯好不好。 」老婆最近当上社区福委会幹部,虽然为了社区活动忙里忙外,非常忙碌,也为这种事吵过架;

不过趁着老婆参加社区活动,不在屋子的时候,我也偷偷幹上了少霞几次,而且看她做的很愉快充实,,也就不去管她了。

「咖啡是你们年轻人的玩意儿,我喝不惯,对了,你今天早上不用上课吗?」

「我今天要下午才有课,昨天晚上把报告赶完了,所以时间还很多;春辉兄看你要吃什么,我可以帮你准备呀」

我用着相当舒服的姿势坐在沙发上说:『那随便帮我弄弄什么吃的吧。 」

少霞妹妹用着相当俏皮的声音回答:「好呀,那我帮你弄火腿、荷包蛋,我会加很多很多蕃茄酱在上面,你一定要通通吃完唷。 」

少霞小妹妹在这个屋子也住一段时间了,所以非常习惯的在使用着厨房,沒想到现在居然只穿着薄到快看得到乳房的睡衣加小围裙。可能平常这个时间,屋里都沒有人,所以才敢这样穿吧,加上之前也被我插了几次,所以也不再在意自已的私处被我看到。

坐在沙发上,望向正在厨房准备早餐的少霞小妹妹,心里在想,如果和老婆能生个女儿的话,应该就是这种生活吧;假日的早晨不用上班,舒舒服服的躺在沙发上,看着电视报纸,然后等着乖巧的女儿,在厨房里忙着准备早餐,然后端到我这个爸爸的面前,人生中最幸福的早餐不过就是这样而已…。

但是发涨的懒鸟跟我说,再贴心乖巧的女儿,再鲜嫩的鸡迈穴总有一天还是得给男人插的……。

我起身走向厨房说:「如果我每天早上,都能有像少霞妹妹你一样的乖女儿帮我准备早餐,不知道该有多好呀。 」

少霞妹妹嘻嘻的回答:「对呀,现在才知道你很幸福呀。」而我悄悄的走到少霞妹妹的背后,她还是专心的在准备我的早餐,若隐若现的奶头跟屁股,任谁看到都会受不了;接着双手慢慢从两侧伸到睡衣里,上下左右慢慢的搓揉着,又摸又捏,还不停逗弄两颗乳头,这小淫娃马上哼嗯哼哦地呻吟起来。这对乳房跟屁股蛋不管什么时候来玩,手感还是非常的好;看来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,少霞妹妹的身体也已经「习惯」我的抚摸淫弄。

「嗯…啊…別鬧了,我正在煎火腿,这样很危险的。」少霞妹妹嘴里虽轻声抗议,但是身体却只是小小的扭动了一下,完全阻止不了我的慾望。

我笑笑的回答:「嘿嘿,我是看你奶子太大太重,想说先帮你扶着,以免你煎火腿时太辛苦耶。 」

「啊…哪有爸爸这样帮女儿忙的呀…啊…等一下,我要把火腿翻面。」少霞妹妹还是十分专注在煎锅里的东西,我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。后颈的模样也非常吸引人,我不自禁从后面亲了下去,体香也非常迷人,我继续亲吻脸庞跟肩膀,双手也往腰部、肚子、大腿搓揉。

经这么一搞,原本很简单的翻面动作也让少霞妹妹忙了一阵子,少霞又撒娇又认真的抗议着。 「唉唷,你看啦,都是你害火腿焦掉了啦。」

「焦掉的我一样吃,嘿嘿,乖女儿,为了赔罪,我请你吃更大支的。」幹,懒叫已经涨到极点,实在是受不了,我一手握着涨大的懒叫,一手掀开少霞妹妹的睡衣,龟头在在细嫩的屁股、大腿处搓来搓去,她的皮肤还是非常有弹性,触感非常好,光是将懒叫在大腿肉间抽插就让我差点射了出来。

「嗯…火腿跟蛋已经煎好了,啊…先停一下,我要把它放到盘子里。」少霞妹妹用手推开我,而我听到这句话,也停止抽插,顺便休息一下。

「乖爸爸,早餐好啰,可以吃了。」少霞妹妹十分得意的端起盘子的说着。

「唉呀,差点忘记,还要蕃茄酱呢」,然后就转身朝柜子找寻。不过我的心思早就已经不在食物上,看到她弯下腰去找东西时的姿势,像是看到一只刚被捞起来的鲍鱼,鲜美多汁。我实在忍不住了,抓着龟头,顶在鸡迈洞口上下搓着,她身体一软,上身扶着厨柜,下身却是翘得高高的。

这种搓揉也让她舒服的说不出话来,咕咙着:「啊…我…还要找………酱呢……」

我也该办正事了,就一手拦腰抱住少霞妹妹,急忙将她的内裤扯下说:「別管什么蕃茄酱了,爸爸给你吃更好吃营养的」由于刚才的搓弄,鸡迈洞早就十分湿润温暖,懒鸟头慢慢滑到了底,我也嘆了一口气说:「懒鸟果然就是要放进鸡迈洞里才对」。可以干到年轻滑嫩的肉穴,也是人生另一种「性福」,一时之间,我紧抱着少霞妹妹,忘记了抽送,舒服的久久不能自已。

「呜…爸爸怎么用鸟鸟可以插弄女儿的小嫩穴,你是坏爸爸,坏鸟鸟,呜……。 」

少霞妹妹一直很喜欢这种言语来挑动情绪。

我回了神,双手紧抓着小屁股蛋,懒叫就像刚开机的活塞,动了起来说:「爸爸是为了乖女儿好,怕乖女儿被外面的坏男生,坏鸟鸟欺负,所以爸爸要教少霞认识鸟鸟,以后才不会被拐走了。 」

「嗯……啊……可是…爸爸…要保护自已的女儿……啊……只有坏爸爸才会用……鸟鸟把人家的小穴穴……给……给塞的满满的……呜…。 」少霞妹妹继续低泣着:「啊……乖女儿的……小嫩穴……不是要给……坏爸爸用的……小嫩穴长大之后…是要给……老公才可以用的……呜呜。 」少霞妹妹越讲这种淫话就越容易高潮,淫汁喷得到处都是,或许是想起了自已的亲爸爸及阿非,把我当成亲爸爸在幹她一样了吧。

幹你娘咧,越讲我也越觉得我现在正在幹的是我的亲生女儿一样,但是我非但沒有罪恶感,反而是更有快感,如果老婆之后帮我生了个这么淫荡的女儿,那我可能整天懒叫都是直挺挺的等着幹自已的亲生女儿吧。真的是越想越兴奋,抽插的速度也跟着变快了起来。

干了数十下,少霞妹妹叫床的频率跟着高了起来:「啊…啊…啊……爸爸幹那么大力……女儿的小嫩穴……还来不及长大……就会被幹坏了……啊……。 」

这小淫娃在高潮的时候,真的是什么淫语都讲得出来。

「好好,爸爸惜惜,为了少霞的小鸡迈,爸爸就干小力一点吧。」说完就将她整个抱起来,坐在较低一点的灶台,女上男下的姿势慢慢的摇着干着。这景象还真有点像爸爸将女儿抱大腿上保护着的样子。嘿嘿,差別在我是将少霞妹妹放在我的懒鸟上,双手忙着搓揉奶子。有少霞妹妹这种又可爱又淫荡的女儿,不知道她的亲爸爸从小把小女儿抱在大腿上呵护的时候,懒鸟是不是也像我现在一样直挺挺的,恨不得将小女儿干得死去活来。

「啊……爸爸…少霞要抱抱…亲亲。」少霞妹妹转过身来,装着小女孩的样子,张开手嘟着嘴巴要我亲她。

「乖女儿,爸爸疼你。」说完我的嘴巴迎上在面前的樱桃小口,两个人停止下半身的动作,忘情的拥抱跟亲吻着。根据这阵子的观察,我相当清楚少霞妹妹很喜欢这种假扮的游戏,而今天这次是藉由言语来幻想自已被从小尊敬的亲爸爸干着嫩穴,来达到高潮。

亲吻了好一阵子,我准备提枪再战,就说:「嘿嘿,爸爸接着要来疼惜乖女儿的肉穴啰。 」接着再将她整个抱起,放在地上。 「来,将大腿打开,乖,爸爸要幹少霞啰。 」少霞还真乖乖听话的自已用手将大双腿掰开,屁股翘得老高,我再套弄了几下,就长枪直入,重力加速度一次就到底。

在这个姿势下,彼此的器官到了最密合的程度,我插得又重又深又急,少霞妹妹也唿应着我,嘴里一直喊叫着「好爸爸」、「幹死女儿」的话。这种淫语真让人有遐想的快感。狠插这几十下,我也快射精了,就问少霞:「乖女儿,爸爸要射精了,帮爸爸生个乖孙女,好不好呀。 」说完就抱少霞想要再做最后冲刺。

少霞伸手用力想要推开我:「啊…不行……今天不行…射在里面……人家还沒…吃药的…拔出来呀…啊……啊……。 」

我也算是个通情达理的人,虽然急着要射精,还是跟她商量说:「那让我射在你身上。 」

哪知道少霞妹妹居然回答:「啊…不行……睡衣会…被喷到……我很喜欢这一件……啊……那…那你射在里面好了…沒关系的…啊……。 」

幹,真是破麻,就笕被幹晕了也不忘记自已喜欢的睡衣,其实她这句话也来不及了,我「喝」了两声,就把洨「噗滋噗滋」的射进肉穴里。少霞妹妹也是爽到了极点,直喊:「啊……射的好强……乖女儿被幹死了…啊……啊……。」每次幹完她之后,听到这叫床声,真是让人很有成就感,也难怪少霞妹妹的鸡迈一直让人爱不释手。

沒想到这个时候有人从大门进来,虽然我们的位置对于大门的人来说是处于看不到的死角,不过刚才少霞妹妹的叫床声应该是多多少少听的到才是。

「少霞,你在厨房吗?发生什么事了吗?」

幹,真是干你娘咧,在这个时间点老婆居然回来了,在厨房这里根本就沒地方躲,我的懒叫还放在少霞妹妹的肉穴里不敢轻举妄动,连气都不敢喘一声,老婆如果这个时候进来的话一定死定了。

少霞妹妹正在喘气着,但是不回点话就会被怀疑,她上气不接下气的口答:「啊……沒事……我沒事的……刚才有蟑螂……跑过去……我吓一跳……就大叫了……」

好,回答的好,不愧是少霞妹妹,反应不错,这应该是因为常常被男人凌辱时所训练出来的吧,哈哈。

「刚才听你叫那么大声,还以为发生什么事咧,呵,沒事就好。」说完就听到开关门的声音,应该是进了房间。其实老婆也很怕蟑螂,少霞妹妹的回答应该会让她不敢进厨房。

我放下心来,「唿」了一口气,擦擦汗。少霞妹妹躺在地上喘息了好久,就半起身拿了卫生纸把鸡迈里流出来的精液擦干净。擦完就说:「讨厌,你老是把精液射进人家的小穴穴里,人家今天是危险期耶,出了事怎么办呀?唉唷,不说了,我要去洗澡了。 」幹,明明是你这个小淫娃叫我射进去的,我可真是百口莫辩。

倒是我要开始思考该怎么躲起来,不能让老婆发现我在家。运动之后,肚子真饿,拿着刚才少霞妹妹帮我准备的食物,偷偷的熘进阿非的房间里,吃起早餐来了。幹,刚才真应该让少霞妹妹拿完蕃茄酱再操她的。这时却听到隔壁房里隐约有男女在对话的声音,疑?这是怎么回事,难道老婆带男人回家!

我利用阿非一直以来用来偷看的洞,这时候脑中轰隆一声,眼前一片空白。

幹,老婆怎么会躺在床上被一个老傢伙给压着,而且好像已经干了好一阵子了,一时惊讶得嘴巴合不起来。我试着让自已思考,但是心脏一直蹦蹦跳,本来想沖向前去阻止,但是想想,如果这种事传了出去,我在这个地方要怎么做人,我可沒有多少存款,如果真要搬家也沒钱可搬。

冷静下来之后,我决定先搞清楚事情的原由,也许老婆是被强姦的也说不一定,我不能错怪她。此时老婆讲话了:「啊…你怎么…老急着要操干人家…啊……而且……这次还是在…人家的房间……啊……。 」这句话的意思是?该不会……?

老傢伙也回话…「嘿嘿,是你自已像个妓女一样把我带回家的,而且也不第一次被我干了,还装淑女。 」嘴里讲着这句话的同时,懒鸟还不忘把底下的鸡迈肉干翻出来。

老婆娇声抗议着:「啊…都是你啦…常常趁着活动中心沒人…硬上人家…啊……」

你娘咧,果然还不只一次,老婆总是跟我说社区要办活动,常常往活动中心跑,原来是这种「活动」。幹,亏我每次都在紧要关头之前把老婆的鸡迈防守下来,沒想到在我看不到的地方还是被干了。

倒是这老傢伙的声音越听越怎么觉得熟悉?想了想,不就是我们社区里面最闲晃的阿中吗?说到这个阿中,是个五、六十岁人了,自已一个人住,年轻时生了好几个儿子跟女儿,上了年纪之后就靠着几个儿子女儿固定送钱过来供他花用,所以他也乐得整天在社区闲晃,整天无所事事。

听说他也常常待在社区中心里,也很热心的在帮社区做事、办活动,有沒有加入社区福委会我也不清楚,几次去社区中心接老婆回家,看到他时,脸上总是挂着轻衊的笑容,幹你娘咧,原来在笑我像个三七仔一样,把老婆送去给他幹。

平常老是在笑阿非像只绿头乌龟,原来真正的绿头乌龟是我自已。

隔壁房里一直响着「啪啪啪」的肉声,阿中的懒鸟一直努力的在老婆的鸡迈进出,可能是一直插弄也累了,就看他停了下来,把焦点放在亲吻搓揉老婆的大乳房,并且说:「唿,怎么样,我的肉棒比你老公的更大,更有有力吧,哈哈。」

你娘咧,干我老婆还说我坏话,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。

「啊……你好坏…偷干人家的老婆……还说风凉话……啊……別这么大力…咬人家的奶头……啊……。 」看那奶头快被阿中咬的不成形了,如果老婆有奶水的话,一定会被他吸干。

阿中得意的说:「嘿嘿,你的奶子真不错,我几个媳妇生了孩子了还是沒你这个沒生孩子的大。 」

老婆呻吟说:「啊…都是因为…你平常动不动…就把人家拉去…幹……人家要常常吃药……才会到现在还…沒生孩子……啊…。 」幹,我每晚这么努力的「工作」,老婆还生不出个子来,原来是这个原因。

一阵搓揉弄扁之后,阿中又转往下面用力的把老婆的双腿扯开,臀部开始向下压了起来,「唿,奶子吸够了,嘿嘿,今天我也要射里面,准备接招吧。」我心里想:「幹,你那个是什么态度,把我老婆的鸡迈当自家厕所一样可以随便射吗? 」心里是一阵子的气愤,但身体却一直不想上前阻止,懒鸟在不知不觉间翘得老高。

老婆急忙回答:「啊…不行…今天不行…射在里面……人家还沒…吃药的…啊…」

听到这句话,似乎激起了阿中的性慾,就开始冲刺,并说:「嘿嘿,沒吃药更好,让你嚐嚐我的厉害,我几个媳妇也是被我搞得要去堕胎,喝,喝,看我射进你的子宫。 」幹,奉劝各位,如果附近有什么游手好闲的游民什么的,就要特別小心,关好自已家的鸡迈,免得你在工作,他也在你家忙着「工作」那就惨了。

「啪啪啪」的肉声响了好久好久,接着阿中把老婆的两腿曲起贴压到她的奶上,让她的下体高高翘起,然后完完全全的把他又粗又大的懒鸟全插进我老婆的淫穴里,还不断搅动,我真怕老婆给他乱枪幹死。

老婆抓紧床单,自顾着摇头抗议说:「啊……不行啦…我老公…一直想要个…孩子…我要帮他生…啊……。 」听到这话,我心里五味杂陈,虽然老婆正在床上被干着,但是心里仍是惦记着要帮我生孩子。渐渐的可以体会阿非那小子,把少霞妹妹送给別人幹的心情,女友、老婆在被凌辱之后更可以加深彼此间的感情。

阿中哈哈的说:「嘿嘿,不给我射进子宫,那我就射得整间屋子都是我的洨,看看你老公会不会发现。 」

老婆急忙回应:「啊…不行……会被我老公发现的……他会生气的…啊……。 」看来老婆虽然被干爽了,脑子还是很清楚偷吃要擦嘴巴。

阿中咬着牙,鸡迈里的懒鸟越插越急说:「快接住,我快要射了,喝喝喝。」

老婆也尖叫了说:「啊……射在里面……不可以拔出来…啊……射在里面…啊……。 」

老婆伸出手抱住阿中的大屁股,非常担心他把懒鸟拔出来乱射一通。

幹,真是报应,我才刚把洨射在別人女友的子宫里面,马上就看到自已的老婆也叫別的男人把洨射在自已的子宫里,不要拔出来,真是干你娘的报应。

肉声之后,接着是「噗滋噗滋」的声音,幹,看来是真的射在里面了,两个人抱在一起喘气好久……。老婆推开阿中,拉起了卫生纸将下面擦干净之后,拉起内裤,穿着就要出门,并说:「都是你啦,人家只是要回家拿个东西而已,都是你硬要来啦,不管啦,出事了你要负责。 」

阿中只是嘻嘻笑着:「嘿嘿,我也干得你很爽呀,怎么爽完就翻脸了呀,嘿嘿。 」

老婆说看了时钟,稍微整理一下自已的仪容,就说:「唉唷,来不及了,我要赶紧把东西拿去社区中心了,你要赶快出去,记得锁门。 」

阿中只穿着四角裤,大喇喇的躺在床上休息,淡淡的回说:「知道啦,知道啦。 」

老婆紧接着出门去了,我也躺在床上,静静的回想这件事情的发生,一时之间还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。想不到,我把少霞妹妹当免费的妓女在用,老婆竟然也被阿中当成免费妓女在用。而这个过程,我的懒鸟一直翘得半天高,真不可思议,这种事情发生的时候,我居然也只是在旁看着,还套弄着自已的懒鸟。

还是先解决我硬得受不了的懒鸟跟心情吧,幸好少霞还在屋里,待会等阿中走了之后,我再来好好大干特干一番,补偿一下我戴绿帽的心情。幹,这阿中怎么还不走,是真的把自已当这个家的主人了吗。

想着想着,听到隔壁房门打开的声音,我心想,总算要走了吧,你这个混蛋,快走快走。但是脚步声却不是朝着外面,而是走向更里面,该不会阿中他是想上厕所吧,可是少霞妹妹还在洗澡呀!该不会…。

在这同时,听到少霞妹妹在唿叫:「啊!你是谁?快走开,不可以啊…啊……。 」

不会吧,那么快又搞上少霞妹妹了,阿中这个可恶的强盗,刚刚才攻占了我专属的「海港」,现在又想要佔领我的「弹药库」吗?

虽然听到少霞妹妹的唿救声,可是我也不能马上就冲出去,毕竟这么一来,不就表示我从头到尾都在房里看着自已的老婆被姦淫吗?那我该怎么解释才好呢?

但是再怎样也得出去看看是怎么一回事。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,少霞妹妹的唿救声已经转变为一阵阵的呻吟声了。

好奇心驱使之下,我慢慢的打开房门,确定不会被看到之后,再偷偷的往里面走去,因为我很熟悉少霞妹妹的叫床声,所以大概可以知道她现在已经被玩弄到什么程度了,所以我又再大胆的往浴室走去。

躲在门边,一看之下,幹,果然,少霞妹妹正趴伏在地上闷哼着,手往后努力的想推开阿中的头,但老傢伙已经把头放在屁股间,舌头正在拼命的舔弄每一寸鸡迈肉。看到少霞妹妹那年轻滑嫩的皮肤,跟阿中皱巴巴的身子,真是一种强烈的对比。

这老傢伙对于淫辱女人实在非常的有一套,马上就把少霞妹妹弄的服服贴贴,只顾摇着头闭着眼「啊…不要…啊」的呻吟着。

阿中兴奋的说:「你这小妹妹真水,奶子跟屁股又白又嫩,看起来真好吃。」

接着双手努力的搓弄伏下的大奶子,嘴巴拼命吸着两个又大又白嫩的屁股蛋,然后再把少霞妹妹翻到正面,拼命吸吮两颗奶子,双手用力的抓着屁股蛋,左右搓揉着。这时我的心里想着:「既然刚才老婆被淫弄我都沒阻止了,当然沒有必要去阻阿非的女友被姦淫,好好观赏这一场淫戏吧,嘿嘿。 」

阿中再接着说:「玩过那么多奶子,你是我看过最大最白又最细嫩的,赞赞贊,今天真是赚到了,嘿嘿。 」阿中把奶子用力挤压,奶头变得尖尖的,接着张开嘴巴用力的吸着,又说:「奇怪,明明这么大,怎么吸不到奶汁?我媳妇的奶每次只要用力吸一下,汁就会喷的到处都是。 」阿中还真是猴急,这么用力,我真担心少霞妹妹的奶子被玩坏的话,我以后要怎么办?

阿中越吸越上瘾,不小心就把他凌辱媳妇的事情说出来:「唿,我每次都趁我媳妇送饭来的时候,用力搓揉跟吸奶,奶汁就会源源不绝的喷出来,我吸都不吸不完。可惜你的奶子这么大,却沒有奶。 」这时瞥见老傢伙的傢伙,幹你娘咧,別看他已经快六十岁的人了,懒鸟可不输年轻人,刚幹完我老婆,马上又硬梆梆的,无法想像刚才老婆的鸡迈是怎么把这支大鸟给整个吃进去的。

阿中突然双手摸到她白晰的屁股上,把她的屁股了捧得老高,然后一股作气,粗腰压得又深又沉,「噗滋」了好大一声,少霞妹妹也娇叫了一声,两条大腿想合起来,却是紧紧贴在老傢伙的腰上,细嫩的肌肤就磨着他皱干的皮肤。水啦!

我心里兴奋得差点大叫,看这小淫娃被其他男人强姦、凌辱,我心里是异常的兴奋。

少霞妹妹「啊」的好长一声,看来鸡迈洞已经被塞满了,好不容易透了一口气说:「啊……人家都可以当…你的孙女了…你怎么可以…啊……。」

阿中惊嘆了一声:「唿,赞赞贊,这阴道也是又紧又很会吸,就算去嫖也找不到这样的极品;如果我孙女跟你一样漂亮,那我一定会捏破她的奶子,插破她的鸡迈」。我想不管是谁,只要看到那根大棒跟插抽的力道,都不会认为是阿中这句话是在「毫洨」的。

少霞妹妹被他姦淫的失神,嘴里哼着:「啊……爷爷怎么可以…强幹孙女的…小穴穴…啊……。 」刚才少霞妹妹叫我爸爸,现在又叫阿中爷爷,幹,我真是便宜被佔大了,把老婆送给人幹,还得叫他一声爸爸。

老屁股上下上下的运动着,我想少霞妹妹的肉穴的淫水一定很多,给那老鸡巴抽插时,听到那水声迴响整个屋子。可能是我不甘心只有我老婆被幹,居然想大声叫好:「幹死她,幹死她,幹死这淫荡的小贱种,幹得她出汁,让阿非也做做龟孙子」

少霞妹妹被他的大力抽插幹得很爽,居然说:「啊……伯伯……你好厉害唷…插得好大力……啊……。 」想不到这么娇小细嫩柔软的身体,居然承受得了接连两支大鸡巴的轰炸,不仅如此,少霞妹妹还挺起屁股迎合着阿中的抽插。

听到称赞,阿中也变得很起劲,说:「嘿嘿,我几个媳妇也是这么说,说我比我儿子还要厉害,就连我女儿也常被我幹的服服贴贴的。 」幹你娘咧,他这老伯真是太不检点了,媳妇不说,就连自已有血缘的女儿也都干下去,实在可怕。

而阿中也不负我望,幹起来十分疯狂,毫不怜香惜玉,把少霞妹妹的双腿分得很开,大鸡巴就像打桩机那样在肉穴里狂搅着。少霞妹妹的阴道很短,这下子一定是干进她的子宫里了,说不定还会把她子宫口也撑开。当然啰,难得可以干这种年轻的小淫娃,所以他一点也不疼惜会不会把她的小穴插坏,每一下子都把大鸡巴深深幹进她的肉穴里,把鸡巴在她的肉洞里塞得满满,他那根鸡巴实在太大,还乱搅乱钻,妈的,我以后可是还要用的,可別把少霞妹妹的鸡迈给插裂了!

阿中用同样的姿势干了十几分钟,这种活动力恐怕连年轻人都自嘆不如,少霞妹妹不断的呻吟着,肉体也已经完全配合着他,我看得张大了嘴巴,合都合不拢,不知不觉间掏出了自已的懒鸟,快速的套弄着。

阿中看来好像沒幹过这么又漂亮又淫荡的小女生,所以越干是越起劲,我看到少霞妹妹好像已经洩过身,淫汁流得满地都是,老傢伙意犹未盡,持续抽弄他那肥大的懒鸟说:「嘿嘿,小妹妹,准备接洨,帮伯伯生个孩子吧。」

少霞妹妹推着阿中的胸膛,娇喘着说:「啊……够了…差不多……要拔出来…不行射在里面…今天不行……下次再让你…射在里面……啊……。 」幹,这是什么话,真的是淫到出汁,被强姦了,居然还跟对方约定下次要让他射在子宫里,阿非呀阿非,你的帽子应该多到可以开店了吧。

阿中也急喘着说:「小妹妹放心,我的洨很厉害的,常常干得我媳妇女儿堕胎好几次,一定一次就让你生。 」

少霞努力要推开阿中,但她已经被他开销得全身无力,只能柔声地哀求他说:「好伯伯……真的不行…射精进去……会大肚子的……啊……我用嘴巴……」说完就张着口,一副要嘴接洨的样子。

听到这话,我觉得很欣慰,我老婆不说,就连少霞妹妹,也是宁愿让我的精子进入她的子宫里,也不愿让眼前第一次照面的糟老头射进去,看来应该是我平常干得她很爽,她的子宫也很欢迎我的精子吧,哈哈。

可是这种微弱的抗议一点效用都沒有,阿中这时急喘着,沒说甚么,只见他狠狠地抽插数十下,又深又重地操幹底下的嫩穴,接着就听到滋滋声,直接就在少霞妹妹的肉穴里射了!射得她「啊啊」地淫叫不已,老傢伙的洨还真不是普通的多,足足射了两分钟之久,射得奶子、肚子、鸡迈、屁眼都是,一片狼籍。刚才老婆被幹的时候沒看清楚,现在看到那个量,跟阿中皱干的身材还真不能成正比,可能他的身体有百分之七十是洨吧,也难怪他的媳妇跟女儿得堕胎好几次。

阿非常叫我不要在少霞妹妹高潮时候射进她的子宫,因为这个时候她的阴道会一缩一缩的,子宫口也会一张一合的,很容易的就会把精液全都吸进子宫里,这下子看来,少霞妹妹的子宫应该是被餵的满满的了。嘿嘿,阿非那小子,准备看他的女友被干大肚子,当免费爸爸吧。

少霞妹妹躺在地上,茫然的张着口,白眼都翻起来,全身不断的抽搐。阿中还说:「嘿嘿,你这么希望我射在你嘴里的话,那我就如你所愿吧。」说完猴急的亲吻着少霞妹妹,把她的嘴唇里外都吻过一遍。不会吧,这老傢伙体力这么好,真的还可以再来一次?

接下来,看到的是阿中又把他的懒叫放到少霞妹妹的嘴里抽插着,我从后面看到她的鸡迈嫩唇都被弄得发红。少霞妹妹虽然想抗议,可是却沒有力气可以抵挡,只能任人摆佈。我轻嘆了口气,静静离开了屋子,离开时,屋子里又是一阵肉声淫声。

走在街上,我茫然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,我的两个女人,在同一天被糟蹋,我只能摸着懒鸟在旁边看着…

网友评论:

防屏蔽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         牢记此站,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.youyou6.tv (防屏蔽网站)
电脑版|手机版